一定发官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一定发官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7-01 23:29:4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分组审议中,多方声音认为“冒名顶替上学”的本质其实是盗用和冒用他人身份,应在刑法中增加“盗用、冒用他人身份罪”从根本上解决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朱明春同样持此观点。他进一步指出,这种“顶替者”目前没有罪罚,涉及的其他人比如涉及到教育主管部门、学校经办人员或者当地户籍管理人员,参与造假链条的,会有伪造公文罪或者别的罪行,对于顶替的,反而不构成犯罪。因此,应该利用这次修改机会设立一个罪名,综合设立“妨碍高等教育考试录取公正罪”或者单项设立“冒名顶替入学罪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表示,总是按照打击伴随性犯罪行为的方式解决这些问题,恐怕不是长久之计,建议视情增设盗用、冒用他人身份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丁仲礼指出,现在中国的法律中还没有“冒名顶替罪”,但是这类事情非常恶劣,民愤极大,能不能趁这次修改刑法的时候把这件事考虑进去,把冒名顶替入罪。“社会上不仅仅存在冒名顶替上大学,还有其他的冒名顶替,都需要予以严厉打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王虎峰向健康时报记者表示,从发病情况看,7月1日,北京将五个中风险地区降为低风险。尤其是北京新增确诊病例连续5天下降,这说明北京已经遏制住了病毒蔓延的态势,北京疫情得到了有效控制。但从风险角度看,感染风险依然存在,因为现在还有个别聚集性病例的发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6月16日北京宣布北京市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响应级别由三级调至二级,至今已过去15天。本轮新发地疫情已持续近3周时间,北京疫情防控成效显著,据国家卫健委最新通报,7月1日北京新增1例本土确诊病例,这已经是新发地疫情发生以来本地病例连续5天下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么从目前情况来说,北京疫情彻底控制住了吗?距离疫情调级还有多久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庞丽娟建议把高考“顶替入学”入刑,追究刑事责任。“我们有维护人民群众‘头顶上的安全’,有维护人民群众‘出行安全’,有维护人民群众‘舌尖上的安全’,同样我们更要维护人民群众‘前途的安全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张业遂说,刑法在2015年修改时,曾经针对当时社会上比较突出的考试作弊问题增加了专款,之后高考作弊案件近几年明显减少,可见刑法的作用非常大。建议在现行刑法第284条之一的下面再增加一个条款,即“冒名顶替上学作弊罪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性质恶劣建议将“冒名顶替上学”入刑